Monday, Dec. 29, 2014

     

從人文的觀點再次認識達爾文

微涼還在下雨的禮拜天早上,高雄科工館為什麼會出現大批人潮?這些都是要來參加「週日科學閱讀大師」系列講座的朋友。抱著對科學的熱愛,週日起了大早來聽講,還有高中出遊覽車帶同學前來參加。

主持今天講座的屏東女中校長表示,「週日科學閱讀大師」舉辦了十年,但歷久彌新,獲得非常多民眾熱烈參與。

今天的場次請到成大歷史系陳恒安副教授,帶大家重新認識已經很熟悉的達爾文還有演化論。從東海生物學研究所畢業的陳老師,現在任教於成大歷史系,對演化學還有科學發展史有深入的見解。

教過分別屬於生物學領域和歷史領域的學生後,陳老師很訝異有些學生不知道演化論和神創論是在談「同一件事」。他在演講中說:「有些生物學的學生以為『神創論』只是另一種學說,沒有想到演化論提出時的文化背景;歷史系的學生也以為只是學說被推翻,沒想過演化論的什麼概念撼動當時社會的價值觀。」

陳老師提到,要解讀西方科學的發展過程,都必須思考當時的科學家是在跟誰對話。以達爾文來說,他提出的演化論是在跟當時的教會、宗教人士對話。在台灣的我們很難體會,宗教信仰和文化緊密結合的西方社會,演化論當時如何衝擊他們的世界觀。

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,人們對聖經的解讀是造物者創造了世界萬物之後就停止了,某個程度來說是「永恆不變的世界觀」。但是達爾文搭乘小獵犬號探索自然後,認為這世界上還是有新的物種誕生,不像當時教會聲稱的永不改變。陳老師補充道,當時的知識掌握在社會的上層,那些握有權力的既得利益者當然不願意現況改變,這也是主張「生物會隨著時間改變」的演化論被打壓的原因之一。

演化論提出之後對社會文化有什麼影響?陳老師認為一項科學學說提出之後,任何人對學說的詮釋都會與其文化背景緊扣,也就是沒有所謂的「純科學」;像是達爾文的演化論就被延伸成為種族主義、社會達爾文主義。當然,這不是達爾文的本意,但是我們在歷史上看到了悲劇的發生,像是黑奴經濟、種族淨化……等等,卻是誤解了演化論,以為生物有優劣、高低之分,所以「高等」族裔理當可以奴役、宰制其他「低等」的種族。

演講後Z編問到「台灣的教育體制是否太早分學科,以至於人文和科學之間有很大的鴻溝?」,陳老師答道:「現在科系的劃分是承繼了19世紀的分法。我認為現在的科系該以議題來分,而不是知識領域。」強調科學人文思維的陳老師也推薦幾位科學作家,給對演化學有興趣的聽眾認識,像是寫《自私的基因》《盲眼鐘錶匠》的道金森(Richard Dawkins),寫《螞蟻螞蟻》《On Human Nature》《社會生物學》的E.O.Wilson,還有幾本經典的科普書-《紅心皇后》、《看,這就是生物學》都很值得一讀。

下一場精采的週日閱讀科學大師講座將在明年二月舉辦,有興趣的朋友也別忘了訂閱講座的facebook專頁

所有照片由講座專頁提供)

About Author

PanSci

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,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。

Share This Article

Related News

2014年十大被撤稿的科學論文
2014年11張精選科學圖片
自閉症(autism spectrum disorder)與什麼相關?